旅英克国际新闻选手回国记:因戴口罩被骂“病毒” 六天跑了五次

国际新闻 2020-05-2267未知admin

  撰文/张楠

  编辑/张蕾

  3月19日,身在英国达灵顿的肖国栋了直播,原本只是等待回国时间,但没想到这却记录下了他们这些身在英国的克选手漫漫回国的全过程。

  4月12日,他在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酒店里完成隔离。此前一天,在沈阳隔离的丁俊晖也终于解禁,回到家里和家人团聚。

  每一个从英国归来的克选手都一样,领教了上的苦,感受到了回家的甜。体 育 暂 停

  01.“说什么也不能放弃世锦赛啊!”

  直布罗陀公开赛期间,听到同屋的周跃龙劝他“形势不对,赶快回国”的时候,肖国栋还没把太当回事,毕竟那时英国只有500多病例。他还想着,世锦上就要开始了,说什么也不能放弃世锦赛啊!可周跃龙却判断,世锦赛肯定没法如期了。国际新闻

  在直布罗陀,国际新闻肖国栋进了半决赛,输给了特鲁姆普。而第一轮就被马克·威廉姆斯淘汰的周跃龙,则早已买好了回国的机票,成为第一个返回国内的克选手。

  肖国栋原本打算在直布罗陀多待两天,却接到世台联的电话,通知尚在此地的选手,所有的餐厅翌日都将歇业。放下电话,肖国栋立马回酒店行李,抢到了当天的机票,返回了在英国的住所。

  事明,当时的果断救了他。餐厅要关门的消息无疑是当地紧张的信,接下来很可能停航。在肖国栋离开的第二天,很多飞往直布罗陀的都被取消,机场封闭。

  肖国栋庆幸自己的决定,但等待他的,是更难的。

  周跃龙之后,徐思成为了第二个买到票顺利回国的人。但他落地之后得知同有确诊病例,距离他只有一排。于是,他也成了重点隔离观察对象。

  十几个在英国的克选手纷纷开始抢票,惊魂回家在他们面前逐渐展现出来。

  02.戴口罩在街上被骂“病毒”

  肖国栋在英国生活的城市是达林顿,距离伦敦4个小时车程,距离丁俊晖所在的谢菲尔德有1个小时车程。他是最早一批住在达林顿的选手,之后雷佩凡、袁思俊、白朗宁、陈飞龙几个人也开始陆陆续续选择了这个城市。

  他一个人租住的子和人合租的子步行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更多时候他都喜欢在大部队这里跟大家打打游戏聊聊天。

  从直布罗陀回来,英国的形势也越发紧张,他所在的城市虽然只有两例确诊,但是一直供他们训练的球馆已经关门了。在的梁文博给他寄来了几个3M口罩救急用。

  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他开始了直播。

  “其实我倒并没有那么紧张,真的回不去就在英国待着了,也还好。”他在直播里说,跟大家错峰订了3月24日的机票。这时,他身边雷佩凡说:“(我)这几天都没睡好觉。”

  两人正讨论着刷机票的问题,雷佩凡的手机响了:他预订的取消了。

  此时,世锦赛是否如期举办还没有,但很多人已经决定放弃,尽快购买机票回国了。

  3月19日,肖国栋看到里的肉品只剩下了羊腿,物资短缺已经出来。而街上来来往往的英国人,依然还是习惯于不戴口罩。

  这一天,也正是袁思俊预定回国的日子。临走的时候,他还对早上上街的情形心有余悸:“有个英国男人,看到我戴口罩在街上,就骂我‘病毒’。”

  袁思俊刚满20岁,来英国才三年,幸得肖国栋这样的大哥照顾。中午时分,肖国栋把袁思俊送上车,说,再见咯。

  03.再见,不要再在英国见

  几个小时后,他们就再次见面了。

  袁思俊回到了达林顿。他原定在台北转机,但当地临时调整了政策,行李不能直挂必须要入关重新托运,但他又无法入境,所以在曼彻斯特机场等待出发的时候,袁思俊被柜台劝回了。

  于是,3月20日肖国栋的直播里,袁思俊又出现了。肖一边开着小的玩笑,一边也变得不安起来,他几乎整宿都在刷机票。虽然票价并没有网传那么贵得离谱,但却买不到;如果找代理,最快都要4月10日以后才能有票。很多同在英国的中国克选手已经买了四次票,不断地买,不断地被取消。

  3月21日,世台联宣布世锦赛延期。随着这一只鞋最终落地,球手们面临的问题只剩下如何去安排未来几个月的生活。

  袁思俊回来后,同样睡不好觉。为了让他散心,肖国栋决定两人一起去市中心吃午饭。从他们住的子到市中心,步行也就不到20分钟的程。上会经过他们每天训练的球——曾经,他们每天早上十点多来到球,下午五六点钟离开。街道还是那个熟悉的街道,市中心美丽的大也安静地伫立在那里,只是看的情却大不同于往日了。

  二人戴着口罩走在街上,在距离市中心很近的一个口,袁思俊突然说:“我就是在这里被骂‘病毒’的。”肖国栋安慰他:“没事,我们两个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他们在市中心的药妆店想要备点儿防护用品,却已经全部断货。原本想在熟悉的COSTA买三明治,门口却早已经立起了牌子,不允许堂食。

  袁思俊对汉堡王的热爱近乎疯狂,国际新闻恨不能连续吃一个月也不腻。肖国栋以前常嘲笑他,但如今这个情况,也不得不陪着他去吃汉堡王。领完餐坐下来,刚打开包装吃了一口,身边有个英国人经过,朝他们丢了一副手套。什么都没说,也没有任何过激的动作,但是这一举动还是令这兄弟俩有些错愕和茫然。

  两天之后,袁思俊再次前往曼彻斯特机场,到了机场又被告知取消。袁思俊白跑了两趟,而田鹏飞的第三次“”也落空,几个同样被取消的克选手到了谢菲尔德,只能吃火锅以安抚崩溃的心。

  住在肖国栋隔壁的雷佩凡买的是凌晨的离开。雷走之前,肖他,万一有什么情况给他打电话。结果半夜四点,真接到了雷佩凡的电话,这回不是取消,而是有托运的问题向他求教。

  接完电话,半睡半醒几乎到中午肖国栋才起来,一边直播一边来到了他们达林顿的聚点,此时只剩下白朗宁和陈飞龙,陈飞龙早就确定不回去了。白朗宁刚刚吃完午饭,准备离开。

  帮他把行李放上车之后,肖国栋说了一句:“再见。”又想:“不能再见了!还是安,别在这里再见了。”

  04.回来转机险些错过飞机

  人去楼空。

  肖国栋说他们这些人彻底变成了待业人员。但还好世台联针对现在的情况给所有克选手补助了1000英镑,虽然对于购买天价机票的选手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但至少好过没有。而且世台联还以预支未来金的形式给选手提供额外的补助。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要能回来,比什么都强。

  从3月17-23日,六天的时间,田鹏飞跑了五次机场,终于在28日落地中国。有些人选择直接去机场尝试“”,像肖国栋这样的甚至都没到那一步,在里就等来了取消的消息。

  “取消回高地。”在英国的克选手群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刷着这句话。因为谢菲尔德交通便利,算是他们的大本营,没有走成的人都会回到这里。

  肖国栋也在24日来到了谢菲尔德。此时,中台协已经开始关注他们的情况,拉了群,每天让他们报体温,也通过体育总局外联司帮他们订民航机票尽快回国。

  肖国栋那几天和张安达都来到了一个朋友家里,朋友说中午出门时因为中国面孔被人骂了几句。朋友的家距离克朝圣地克鲁斯堡步行只有不到20分钟的程,肖国栋戴上口罩,准备去那儿看看。往年这个时候,克鲁斯堡外面已经开始为世锦赛筹备,球台也开始往里搬了。但是现在,一片冷清,只有一个没有戴口罩的年轻人在空地上滑着滑板。

  终于,所有人收到了来自中台联的好消息,帮在英国的10个球员和两名家属抢到了28日吉隆坡转机的机票,飞上海行李直达。

  大家戴着早早准备好的口罩、护目镜来到机场,原本以为坐上英国飞往吉隆坡的就算踏实了,但没想到在吉隆坡还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

  早上8点抵达吉隆坡。一落地,肖国栋就接到中国台协王涛的消息,让他们赶紧去把下一段登机牌换了,不要以为是下午四点的就不着急。因为原因,要求登机率必须低于75%,如果晚了很有可能坐不上飞机。

  十几个人先是来到一个办理手续的窗口,结果被告知提前三个小时才能办理。于是,他们就这么等在窗口到11点半,肖国栋开始安排大家轮岗排队,每人十分钟。就这么等到1点,却被告知这个窗口不能办,必须要到登机口才行。

  十几个人又跑到登机口,抢到了队伍的第一排。此时,东航的来沟通,把他们所有人的护照拿走开始办理登机牌,他们的心才算踏实下来。而其实这也是亏了中台协和外联司的帮助,让他们确保这十几个克选手和家属能够上飞机。

  而远在南非带领女曲训练的王涛主任全程都在关注事情的进展,确定大家都上了飞机,他才放下心。

  他们落地上海的那一天,上了热搜。但是肖国栋却说,这不是什么好事儿,经历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现在唯一能说的就是感谢。

  20岁的袁思俊在经历了五次票被取消的情况之后,终于跟着大部队回到了国内。在机场看到那些身穿防护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海关工作人员,几乎与自己同龄,袁思俊有点儿想哭的冲动——因为这次回国太过曲折,也因为终于还是回到了祖国,还因为看到祖国有这么敬业的人守护……

  14天的隔离在这个时候好像变得算不上什么。此前他们做过很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就都不回国了,大家在英国找个人少僻静的地方,一起生活,躲过;也想过只要能回国,不管吃住什么条件,都能。但现实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期:隔离的生活,有可供选择的丰富餐饮,也有舒适的酒店,甚至还可以——叫外卖、收快递!

  肖国栋在直播中举起啤酒,跟镜头前同机回来、在酒店隔离的张安达隔空举杯。因为,回来就好。

  往期回顾:

  国羽“流浪”归来:队员14天没摸球 凳子矿泉水箱成训练道具

原文标题:旅英克国际新闻选手回国记:因戴口罩被骂“病毒” 六天跑了五次 网址:http://www.ccsdfw.com/guojixinwen/2020/0522/2672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二话不说新闻网 www.ccsdfw.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