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丨要么感染病毒,要么—国际新闻—新冠之下,她们如何苟活?

国际新闻 2020-05-22124未知admin

  腾讯新闻国际频道独家栏目《聚焦》,本期关注:病毒在门外,在家中

  沉默的母亲——吉塔,印度

  如果不是,印度女子吉塔通常一整个白天都不会和丈夫待在一起。

  她习惯了清晨起床,走一公里去附近的水井打水,然后一边和邻居聊天,一边等着杂货店老板推着蔬菜车来叫卖。买完一整天的吃穿用度,在丈夫维杰早上7点出门之前,吉塔会给丈夫和几个孩子准备好早餐。维杰要在外面工作一整天,只有在中午的时候会回来吃午饭,稍微打个盹。

  即使白天一般见不到丈夫,但吉塔仍然是家常便饭。“维杰打我的次数多到我记不清了,第一次家暴发生在我们的新婚之夜。”吉塔对英国(BBC)如是说道,“我曾经尝试离开他,但他不让我带走我的孩子们。”

  对吉塔来说,这原本就已经不堪的日子,因为而加重了。

  “他待在家里的时间更长了”,吉塔说道,“他是一名黄包车夫,靠在外面拉活糊口。国际新闻他以前每天的收入大约有1500卢比(约合币139元),现在只能赚到700卢比(约合币65元)。”

  从3月14日吉塔孩子们的学校关闭后,收入本就折半的维杰就更加容易被激怒。国际新闻

  “孩子们经常在家,他们开始惹我丈夫生气。通常他会朝我撒气,但他已经开始因为一些小事冲孩子们大吼大叫了。”吉塔恐惧地说道,“不小心把杯子掉到地板上,都可以激怒他。(为了孩子)我不得不说些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这样他就可以对我发火。”

  在日日相对的日子里,维杰常常喝得酩酊大醉。运气好的时候,他喝醉后只是朝着墙壁砸东西,然后趴在家里唯一的小床垫上呼呼大睡。但运气不好的时候,他会当着孩子们的面扯吉塔的头发,对她。

  吉塔接受BBC采访的时候是3月24日,即印度宣布全国三周的前一天。那时,维杰还可以出门拉车,但已经开始对吉塔。如今,印度全国已近一月,在4月14日又宣布了延长时间,公共交通早已全面停运,吉塔的境遇可想而知。

  但相比于一些的者,吉塔并不算是坐以待毙的那一个。她告诉BBC,她早就开始悄悄自救。

  以往,在丈夫工作的时候,吉塔会悄悄步行到家附近一幢不起眼的办公楼里。在那里,她参加了一个由社区组织者设立的秘密课堂,妇女们可以学习缝纫、阅读和写作。在课堂上,吉塔还和接受过帮助家庭者培训的员进行会面。

  她想要获得足够的技能,经济,带着孩子们离开。

  但印度的令,将吉塔的希望掐灭。秘密课堂中止,社区员也不可能去悄悄看望吉塔。

  的女儿——凯,美国

  凯拿出手机,慢慢地开始打字:“妈妈想让我和你住在一起。”点击发送的按钮后,凯很快收到了对面的回复:“好。”

  于是,凯终于踏进了那栋她曾发誓一辈子不会踏足的子,那里住着她的父亲,也住着一个——从凯蹒跚学步时,她就开始遭受她父亲多年的,但她没有向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透露分毫。

  “我进到子里的那一刻,我的大脑就停止运转了,”她轻声说。“一切都结束了,我的所有感官都关闭了。”

  十几天前,凯还和母亲住在一起,以为会很快过去。直到她的母亲失去了15美元(约合币105元)时薪的商店售货员工作,医疗保险5天后就要到期时,一切开始急转直下。

  凯的母亲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着健康问题的困扰,而失业直接挑破了她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她开始冲着我嚷嚷,让我回爸爸家,这句话让我的血液都要痛苦地冻住了。”凯说道。

  她怕激怒母亲,悄悄地躲到自己的里,以为过段时间母亲就能平静下来。但当她再出现在母亲面前时,母亲只是简短地说了一句:“你怎么还在这里?”

  3月下旬,凯搬回了父亲家。

  她的行动轨迹只剩下了卧室、厨和浴室,“按照我以往的经验,当我让他心烦意乱时,他就会对我,所以我只能尽量不出现在他的眼前。”凯说道。

  父亲在厨里做冰沙的噪音,都能让凯:“搅拌机响了,这意味着他醒了,从此刻开始,我都必须要保持。”

  她的父亲只字未提曾对她的,两人缄默不语,但这种堵住喉咙的感觉让凯觉得“自己快死了”:“我被这种无形的恐惧得痛苦不已,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对我动手。”

  几个月前,凯开始了她的心理治疗,这一度给了她重新活下去的勇气。“治疗给了我很大帮助,我觉得我能控制住自己了。”但暴发时,她看病的治疗诊所关闭了。

  比病毒更?拳头、锤子和枪

  吉塔和凯的,几乎能涵盖家暴女性者的普遍经历。期间,门内是的,门外是的病毒。她们每天和者朝夕相对,无法打出求救电话,无法接受线上长时间的心理治疗,有些人甚至不敢去往为者设立的所,受伤后也不敢去医院看病,因为那里有人群,有病毒。

  因为旅行,很多者没办法去外地的父母家寻求;她们也不敢擅自离开,因为害怕自己的家人会遭到者的报复。

  暴发后,阿根廷女性苏珊娜和女儿梅洛失联多日,最后被人发现死在边的一条水沟里,凶手是苏珊娜相处六年的伴侣科斯塔。

  苏珊娜曾经被科斯塔打得胫骨和腓骨骨折入院,但女儿为此时,却激怒了苏珊娜,她不断否认科斯塔对她。“妈妈是害怕科斯塔对我报复,她想我。”梅洛痛苦地说道,国际新闻“科斯塔像一条狗一样了我妈妈。”

  繁琐的家庭琐事,萧条的经济,只会让者。这种可以通过拳头、锤子、细长的电线和来付诸实施,也可以只通过语言上的和。

  一位住在纽约的女性曾向美国全国家庭(National Domestic Violence Hotline)哭诉,只因为她有一天起床发烧了,咳嗽了几声,就被丈夫扔出了门外。另一位女性透露,自己的伴侣上班前,会当着她的面慢慢给枪装上膛,语带地告诉她“不许离开家”。还有一名女性被丈夫反复地洗手,一直洗到皮肤僵硬。

  另一位该的接听员则对的一名女性印象深刻:“打电话的时候,她不停地喘着气,好像受了重伤。她说她的伴侣晚上用绳子勒她,差点把她勒死,但她不敢去医院看病,因为她怕感染上病毒。”

  而蒙哥马利县的女子玛丽·哈特菲尔德已经线日,她和丈夫迈克尔发生争吵后,哈特菲尔德被丈夫用一根电线勒死。

  进入三月以来,几乎和家暴同时了世界的每个角落。在土耳其,自3月11日起的20天之内,有21名妇女被,其中有14名在家中被。有人在街道上被前夫枪杀,有人在家中和男友争吵后被。阿根廷则至少有6名女性在期间被。

  家庭阴霾下,即使求救的声音发出来了,混沌的未来却仍然能困住苦苦挣扎的者。

  妇女所的人满为患,让很多女性们望而却步。而如果发声的女性无法成功逃出去,带来的后果很可能是更疯狂的报复。“者不知道她们的逃生是否能够成功,这种不确定性让她们不敢迈出那一步。”美国全国反对家庭联盟(National Coalition Against Union)露丝·格伦(Ruth Glenn)说道。

  本期作者:驻外族 叶承琪

原文标题:聚焦丨要么感染病毒,要么—国际新闻—新冠之下,她们如何苟活? 网址:http://www.ccsdfw.com/guojixinwen/2020/0522/2673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二话不说新闻网 www.ccsdfw.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